游戏邦在:
杂志专栏:
sepmw.com订阅到鲜果订阅到抓虾google reader订阅到有道订阅到QQ邮箱订阅到帮看

十四篇系列:Playrix和Small Giant Games模型借鉴探索逻辑

发布时间:2019-09-30 09:27:17 Tags:,

十四篇系列:Playrix和Small Giant Games的模型借鉴迭代探索逻辑

第一篇

一般情况下容易掉进陷阱的行为,大部分都不是因为单纯,而是因为你附带了不切实际的欲望(最大的欲望,基本就两个,一个是Pornography,另外一个是Greed)从而让自己看起来充满了弱点

然后这些弱点被针对性强化,给自己带来了伤害

这在Personality psychology的界定上就非常的明确:人的很多负面认知都处于潜伏状态,并且这些标签化的人性认知,几乎每个人都有,只要有一点隐性的释放诱惑,就基本控制不了

大名鼎鼎的Sigmund Freud都说了,这些欲望是天生的,在人的深层意识中充满了澎湃的动力

所以对Psychodynamic而言,Pornography和Greed是人最大的本能和最大的弱点,经不起诱惑的

在注重和强调虚拟人设的互联网时代,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但你就是拦不住自己的本能冲动

所以从Theory of Humanism角度,人的进化其实并不高尚,还处在满足生理需求的低层次阶段

也因此,有点伪装的诱惑,人就控制不了自己,就生理至上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1075936/answer/795491359

第二篇

这大概是公司经营中最常见的状态:手上有点资源的时候就什么都想做

游戏业务要做,广告业务要做,流量业务要做,直播业务要做(截图二)

等发现钱花得太快,回报又看不见的时候

就回到截图一的困境了:报告期内业绩不甚理想,在可预测的未来也仍旧面临业绩压力…

Empire and Puzzles(from gamesindustry.biz)

Empire and Puzzles(from gamesindustry.biz)

第三篇

看起来MZ的Game of War和 Mobile Strike是彻底弃疗了

产品的用户关注度基本没有存在感了,仅有的个别爱好者还是带着情绪来发泄不满的

如果回到三年前的任意一天,Game of War和Mobile Strike都是单挑Clash of Clans,Clash Royale,Candy Crush Saga的产品

第四篇

小公司最大的问题肯定是:在抓到机会以前,谁来扛风险

公司越早期,这个风险就会越定向:财务风险(也就是谁为试错/失败买单)

对公司来说,这个明面上的财务风险并不是按照比例全员分摊的,而是由特定的发起人和投资者承担

基于权责对等的原则,创业公司逻辑上都是按照:谁承担了风险/责任,谁主导权益分配

这个风险/责任,前者指谁来承担财务沉没风险,后者指谁来驱动公司的价值兑现

所以,实际上,创业公司非发起人和非投资者,参与公司的权益分配,都要靠[驱动公司的价值兑现]和[预期驱动公司的价值兑现]这两个指标

也就是价值置换

[公司越早期,扛财务风险的人权重越高,公司越成熟,驱动公司价值兑现的人权重越高]

商业行为,每一个动作都是有报价的,这个报价可能是隐性的,也可能是显性

这也是大家需要认知的前提:商业行为,每一个操作,其实都是有报价的

没什么东西是无缘无故的,最终都是置换

如果看不到这个层面,都容易误判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7875710/answer/839424345

第五篇

Playrix的这篇专访(图一)又重复强调了一遍他们是怎么做产品的:研究有价值的竞品,解析找到这些竞品的价值点,然后在这些价值点的基础上引入更具差异化和探索性的新模型

其实这个逻辑Playrix很早就表达过了(参阅图三),Playrix研究了市场上最热门游戏的成功方式,在别人适应性成功的基础上,加入自己的创造概念,而Gardensacpes则顺利敲开了市场的大门

相似的逻辑在Small Giant Games也发生过,很直接地提到了他们是怎么为Empires & Puzzles寻找产品生存空间的:Gungho的Puzzles & Dragons + Machine Zone的Game of War Fire Age(Mobile Strike)+市场上流行的PVP元素

非常相似的共同点:在市场摸索过一段时间,以现有最具竞争力的产品为探索模型,重新包装,最终靠产品改变命运

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放弃自以为的产品观点,转向以Hit Games为终极诉求

第六篇

某游戏概念上市公司遭遇重重问题后发出来的自律属性公告,其实还是能够说明两个问题:

A,一个是在强监管的环境,上市公司依然可以实现决策和经营行为的不规范

B,一个是在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中,即使存在并存的三会(董监高)运作,依然可以实现董监高同步虚职化

作为相对透明规范的公众公司已经这样了,非公众化公司的运筹基本就更是深水区了

第七篇

一个行业,只要还有大量的竞争对手做得很好

那所谓的行业环境差,很难做,最好的解释只能是:

自己的竞争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准

虽然,承认自己没有竞争力了,是很难的事情

第八篇

伊隆马斯克在南加州大学的演讲,第一要义是对待工作要Super Hard

The first is you need to work, if you, depending on how well you
want to do

So I work hard like at every waking hour

if somebody else is working 50 hours, and you’re working 100

you’ll get twice as much done in the course of a year as the other

company

第九篇

昨天提到的上市公司投注的大量联营公司实际上很多都处于资产减值区域

游莱互动的财报对联营这块的表述看起来就更悲观了

The impairment of investment in a associate for the reporting period was mainly due to the reason that the group did not anticipate any future cash flow generated from the investment in as associate as the substantially would down its operations

第十篇

人生不都是分阶段的吗

在上一个阶段踮起脚跟也力不从心的事情,在下一个阶段可能就不需要花费太多的计较就水到渠成地做成了

上次举的Robert Downey的薪酬体系(参阅图二)

和Mark Zuckerberg的身价问题

Facebook融资以前,Mark Zuckerberg需要紧巴巴地盯着财务大神Eduardo Saverin,需要Sean Parker的介入救赎,然后才等来Peter Thiel 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整个周期历时近两年

而现在,Facebook市值一天可以跌掉1200亿美元,Mark Zuckerberg的个人资产一天可以缩水150亿美元

而这时间间隔不过15年而中间的差异,只有做好一款产品,就有不同的人生阶段

第十一篇

这两个新闻很有意思

一个是Don Mattrick入主Zynga,当时他们最大的举动是收了Naturalmotion

觉得Make Zynga Great Again指日可待

一个是Frank Gibeau入主Zynga,后续最大的举动是收了Gram Games,Small Giant Games,Peak Games Card Studios

觉得Make Zynga Great Again指日可待

第十二篇

如果是无差别角度差不多是:

A,能即时处理信息说明他没有从系统角度屏蔽社交工具的弹窗通知(比如微信,QQ,短信)

B,没有屏蔽社交工具的弹窗通知说明他对虚拟交互可能有强迫性的惯性依赖(乐于接受不断被信息侵扰而把时间切割碎片化,如果只要有弹窗就第一时间放下手上的其它工作,转向信息反馈,就更说明他对信息处理已经敏感到具备了成瘾特征)

C,不管任何环境,可以抛弃当前状态(包括其他协同者的处境),转向信息反馈,则可能说明:

C1,专注做事的能力相对欠缺 C2,相对自我,协同能力比较弱

D,最后,能冲破A+B+C三个路径逻辑的,只有所谓的事情的:优先级和重要性

但事实上,优先级和重要性判断,仍然在A+B+C三个范畴里

因为很大比例的情况,一个人对信息的优先处理,是以破坏/侵犯/损害其他正在进行的事情为代价的(虽然有可能代价很小,比如大家的时间都不太值钱,比如大家一起做的事情意义不太大)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46024815/answer/837285533

第十三篇

自从各大数据分析公司开始频繁发布特定游戏的市场表现后,不同分析公司针对同一个现象的数据差异,就开始打架了

比如截图一和截图二,Mario Kart Tour的第一天下载量估算,两者就差了快1000万次(日1000万次下载,绝大多数游戏想都不敢想)

比如截图三和截图四,Pokemon Go的8月份营收估算,两者就差了快7000万美元(月营收能到7000万美元,这个已经是一个IGG的水准了)

数据偏差,在估算上肯定是存在的,但问题就在于:如果差距有太平洋那么大,那你要这些估算数据做什么

第十四篇

Logitech对Streamlabs的并购阶梯报价8900万美元+2900万美元这种建立在共同增益逻辑上模式,比国内做的先给全额+惩罚性对赌这种建立在互相提防的博弈逻辑好太明显了

唯一的问题是:基础报价只有8900万美元,这个报价对于从2015年就开始介入,注资总额超过1600万美元的投资群体(包括投最多钱的红杉资本)就不太友好了,基本只有陪跑的份

那对天使投资来说,做回报率不明显的事情,只能意味着Streamlabs的前景,其实并不理想

本文整理自近期朋友圈,欢迎探讨交流,郑金条,微信zhengjintiao


下一篇:

平安彩票计划群 彩之家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开奖 山东11选5计划 上海11选5 赖子棋牌 正规极速赛车 彩票监察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视频 乐彩网